醫生說,我太寵虎皮,明明虎皮不乖乖就範,媽媽還在那邊蘑菇小聲賠不是。

網友也說,我一定疼老大,大部分養貓的人都疼老大。

我說,玩遊戲時我最疼摩摩,與他玩得最賣力,閃到腰也沒關係。

我說,見客時我最疼渣渣,什麼翻牆爬壁她豁免,什麼海帶兩角她休息,魚柳時間再偷塞double肉肉。

晚安時間,先陪妹ˇ妹ˊ呼嚕到滿意,接著安撫在一旁頂來蹭去已久的哥ˇ哥ˊ,最後再摸兩下摩摩(他也只肯被摸兩下而已啦)。

吃飯時間,先給一樣少,然後深覺摩摩在發育-多給一點點;看到渣渣細嚼慢嚥-再偷塞一點點;一旁虎皮已經吃完對著弟妹的碗"虎視"眈眈-好吧!就兩顆喔!!只准兩顆...........兩顆sheba.......

我疼誰很不一定的。

假如摩摩要上我身窩睡,肯定是推開虎皮跟渣渣,因為此景太難得!

假如該看醫生,能拖就拖的一定是渣渣,因為她太敏感!

假如夜半微風徐涼想去散步,一定是抱虎皮,我就是覺得有義務讓他看看花花世界,增廣見聞,即使抱著他手痠得很。

我其實都疼。

接下來請來賓欣賞-見客時被推入火坑的兄弟檔表演:

還是摩摩比較機伶!踹踹我早早離場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