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我在客廳睡,試試半夜爆衝party的感覺。
天光微亮時,他們開始捉迷藏,一時靜悄悄....一時又追趕廝殺.....
我總會睜開一點瞇眼偷看他們,究竟誰追著誰,誰躲著誰,誰又揍了誰..........


清晨氣溫低,色溫偏藍。雖然我還想睡,鬼祟地拿出預藏的相機偷拍。



摩摩搔完頭繼續要加入戰局去,只是渣渣已經躲得完美,虎皮則懶懶躺遠處休息了。


我繼續睡,多睡一點是一點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