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末阿母在家跟我們睡了整整兩天,星期天上午跟我say早安時,我頭還好好的,下午她就驚見我頭上禿了一塊。以前我也禿過,所以阿母以為我又憂鬱症上身,開始圓形禿、鬼剃頭,還摸摸我笑我:『這幾星期都沒客人來,妳禿什麼頭呢?要快快長出來才是黑美人啊!』

就這樣,阿母不怎麼在意。


隔天一早她又來say早安時,頭上已經有個紅色圓點了!阿母立刻轉身去打虎皮的屁股(我猜她比較怕摩摩才選虎皮的):『臭虎皮!是你咬妹妹齁!欠揍欠揍!』
虎皮哥喵凹一聲,照例倒地呼嚕嚕...... (該死,完全沒當阿母一回事)


到了下班回家,我頭上已經變成一片紅了!阿母開始很緊張,很俗辣的跑去問摩摩:『摩摩!那個...是不是虎皮咬姊姊的?跟阿母說沒關係!』


阿母真的很欺善怕惡耶!


阿母一直在想,該不該帶我去醫院呢?會不會是生菇了?流血是我抓的還是虎皮舔的?可不可以擦面速立打母?


我發現阿母不是很願意帶我上醫院,大概是心疼我個性膽小怕生。但是阿母,你真的拿著面速立打母我也會怕妳啊!我很怕我自己為了躲那個難聞的味道,一整個鬼擋牆似的窮轉圈ㄟ(因為味道其實在我頭頂上,躲也躲不掉)


就這樣直到睡前,阿母覺得血跡乾乾的,應該不久我就會自己痊癒,於是又開始她的催眠老招數:『渣渣,要乖喔!不要抓它,讓它快快好起來就可以長出美美的頭髮,做可愛的小美女喔!亂抓抓的話,一輩子禿一塊喔!』接著還對虎皮摩摩說:『不准靠近渣渣,聽到沒有!』


阿爸回來後還說,應該給我戴依麗莎白項圈!oh My Meow的咧!我才不要戴項圈!幸好阿母還是比較信她那套催眠論,拒絕了阿爸的蠢意見。但阿爸接著說:『不然把渣渣關籠子隔離,讓她傷口快快好起來?』


吼!阿爸!我禿頭已經很可憐了,你怎麼不關虎皮跟摩摩啊!


第三天,阿母發現我頭皮掀了一塊..........一塊死皮啦......阿母嘴裡說"那應該是快好了!太好了!"一邊卻像她平常拔腳皮一樣企圖要ㄘㄨㄚˋ起我頭上那塊要掉不掉的死皮........


jamie2阿母.......妳要是不希望我痊癒可以講一聲,這樣ㄘㄨㄚˋ我的皮,妳不痛我很痛ㄟ!


後來阿母貼出我受傷的消息後,關懷如雪片般飛來,她一邊看、我也跟著看......看到凱特姨姨說,該不會是我自己抓的。


.
.
.
.
.


凱特姨,妳真的很不夠意思,好不容易我阿母對我噓寒問暖、百依百順,睡覺時間我不肯回房她也好聲好氣的,妳哪壺不開提哪壺呢?其實我知道阿母有這樣懷疑過,所以當她特別觀察我平常抓癢的姿勢時,我故意扭了一個根本不可能抓到頭頂的姿勢給她看,好讓她相信:不可能是我自已抓的!因為我抓不到我自己的頭頂ㄚ!~~~喵啦啦!


酷力司:『喂!』 (打斷得意中的渣渣)



(幹麻?)


酷力司:『其實,是妳抓破自己頭皮的吧?』



(..........)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唉!我覺得應該是渣渣自己抓的,因為虎皮玩得再瘋,牙齒合到我的肉也從來不見洞,摩摩平常被我惹得再生氣,也沒咬得我見血..........


我還是不知道她傷口怎麼來的,不過剛剛看她傷勢,有一些毛被血凝住,真的很怕她那塊會禿一輩子ㄟ!是不是找時間給醫生看一下比較好呢?


有人擦過面速立打母嗎?XD


酷力司



渣渣已經看過醫生囉!是她自己抓的囉!原因可能是頭皮癢或是皮膚過敏~
小傷口又因為癒合發癢而抓成一片血海!
已經拿藥膏擦囉!


但是才擦完第一天,今天早上就被虎皮踢到餐櫃後面去了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