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10 晚上8:30

跟老陳騎車回到家,我要求提早下車。因為他車會停在奶油妹等我的地方,而當時我手邊沒有籠子,得上樓拿才行。為了避免跟奶油妹照面後離去被誤會今晚沒飯吃,我先下車。

我躲在牆邊,遠遠看到奶油妹已經端坐在那戶人家門口。暗示老陳看看她,結果笨老陳越走越近,還想蹲下來看,把奶油貓嚇一跳。大概是我頻出怪聲響(不要摸!!不要摸喔!!不要嚇她啦...等等),老陳往我這走來,奶油妹也走來,我只好神情慌張地轉身上樓準備伙食。

怕奶油妹又把整塊肉叼走,我花了些時間弄碎肉塊,再按照小飛俠的建議灑上乾乾,拖延她吃的時間,然後匆忙又下樓去。

結果,奶油妹離開了。瞬時心裡下起小雨....等等...應該走不遠。問題是,往哪邊走啊?我決定往便利商店的方向找找,一邊走一邊喊"美眉~美眉~吃飯喔!"結果一轉出巷口就看到美眉扭著小屁股走在路邊角角。她聽見我喊叫,回頭看了一下,然後哈ˋ了起來。這幾天她一見我都是這樣,好像媽媽有教就裝腔作勢一下,其實也沒怎麼怕我,飯打了也是照吃,吃飽也是照翻滾撒嬌。

於是我不理會她哈氣,擺好籠子就在一旁等了起來。

一開始她還是留一隻腳在外面,然後不時的叼出一兩顆飼料在外面啃。接著停留時間比較長,但始終拉長身體不肯把後腳踩進去。我覺得那位置太亮,吃也不安穩,就換到車子後面,籠口對著窄通道讓她安心些。這次她果然吃的時間久了點,不再進進出出。

過了不知幾分鐘,我發現她那個囊盆油來到她身後排隊等吃,都不生氣也不搶,不禁又擔心起有孕這檔事。期間也幻想有天若將他們分開,那位男士會不會抑鬱寡歡、日漸消瘦?

忽然,奶油妹把後腳踏進去了!我蹲下去偷看她吃飯的模樣,她也不再緊張退出,眼見只剩半截尾巴在門外,我到底要不要把門帶上啊?萬一她激動憤怒把自己搞受傷怎辦?或是她會傷心難過,覺得被背叛?我辜負她的信任?啊~~真是超猶豫的~~~

眼看妹妹就快吃光了,我是不是要像大家說的一樣,耐心點.....多培養幾天感情,還是該趁剩追擊,立刻關上門?!我邊想邊移動我的手,發現妹妹真的都毫無動靜反應.......於是.....就......悄悄帶上門........

妹妹愣了一下回頭看看格欄,囊盆油與她對望著。她抓了抓門,咦?....喵嗚?!喵嗚~喵嗚~~~開始叫了起來!

怎辦怎辦!妹妹生氣了!還是難過了!還是傻了??怎會這樣?為什麼出不去?

不行不行,事到如今要快點,趁九點也許醫院還願意收客,趕快出發!

一路上妹妹扭來扭去,喵嗚喵嗚,我這才近近看清楚,真的好髒喔!而且妹妹打翻水盒弄得身體濕答答,體味+泡了水的肉肉乾乾,計程車上的味道還真怪異。我打開車窗透透氣,也讓妹妹呼吸自然的空氣,一路上還拜託她不要生氣難過,提醒她待會要去哪哩,要她別怕。

到了醫院,醫生跟助理全副武裝迎接,沒想到妹妹比想像中好處理,大毛巾一包,抽血、剪指甲都順利進行著。我在外面看著,很想掉眼淚,我想她如果可以事先選擇,願意放棄朋友嗎?願意放棄其他地方也對她友善的人類嗎?願意放棄公園的涼椅下嗎?願意來這邊住小小的病房嗎?願意被結紮嗎?

三項傳染病檢查:好消息,沒事。耳朶還可以。牙齒還不錯,體重3.1kg,已經是成貓。

煩惱雖有,但心情仍然開心,因為她是如此健康,於是我帶著稍微鬆一口氣的心先回家了!

5/11 晚上7:30

經過一天,在醫院的細心照料下,奶油妹已經乾乾淨淨、香噴噴地在休息著,不過因為非常緊張害怕(雖然表面並不明顯),她掉毛掉得很嚴重!連愛貓的Sharlin都說快氣喘發作了!我的黑衣服霎時也變成毛衣。

燈光下,奶油妹一點也不奶油,她是非常漂亮的全橘虎斑,肚子跟背上的顏色一氣呵成,是非常好吃的顏色,但我找不到具體的替代詞。妹妹的毛比較厚,所以摸起來柔柔軟軟很舒服。我們輪流抱她,她雖縮成一小團,卻仍可感受到她漸漸卸下的戒心。最後,她在我大腿上踩了起來!

眼睛圓滾滾的,最可愛是她常只轉動眼珠不轉頭(或只輕微轉動頭部),像是在偷看周圍發生的事情。

這24小時對她來說真是頗為驚魂,生平頭一遭上醫院,頭一次洗澡,頭一次打針,頭一次"住宿"......也是頭一次吹冷氣吧!頭一次用貓沙,頭一次被"輪抱"......

不過,也是頭一遭"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"吧........

從醫院回家已經十點,特地再瞧瞧那位白腹橘貓還在不在,不在了。他是否從此孤單了?還是會另尋伴侶?而且那戶人家的庭院今晚停了一輛賓士休旅車.......有人回來了..........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