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「印象香港」並未提及我跑去中環郵政總局一事。
那是在走出捷運站之後,拋下愛美麗跟阿麗詩去辦的私事。
什麼事呢?就是我老弟有蒐集蓋郵戳明信片的習慣。
一到香港就買了掛滿招牌的明信片寫下心得,
打算請飯店幫我寄。
(基本上是不抱希望的,就像我在峇里島請飯店寄的一樣石沉大海)不過,寫明信片的當晚在愛美麗的旅遊書上發現郵政總局的位置,
隔天又正好要過去港島,好開心啊!!!(因為又可以亂講一通:p)
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.com
奇妙啊!
進去郵局時,看來看去不知道哪裡可以買郵票,
抓著一個大叔問話。
其實,我有個心態很好笑,明明是黃種人,我在開口之前總是會擔心對方聽不懂普通話。
連帶著會影響我講話的口音......
不像愛美麗總是落落大方的說著國語。
此刻,我想跟愛美麗一樣好好地講我的國語。
『請問哪裡可以買郵票?』
『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』大叔飄來茫然的眼神。
orz...運氣不好,只好用英文問。
大叔很好心的用食指告訴我,在樓上。
於是我咚咚咚跑到樓上去,好興奮歐!(很莫名其妙吧。這種興奮就像是去逛當地的超市,或是到當地的銀行之類的。)
上樓後,乖乖地排了一陣子隊伍,輪到我。
用破英文表達完我要寄快郵後,行員用怪腔怪調的中文請我稍等一下。XD
害我也跟著用怪腔怪調的中文告訴他我要多買一份郵票。
(這是我的問題!我的問題!希望他不要誤認為我在模仿他><)
值得一提的其實不是上面這些廢話,而是以下的部分。(其實我自己正在質疑"值得"的意思。)
假設,假設一份快郵2.8元(假設ㄡ!因為我忘記了T_T)
他先撕了2元一張,再翻到後面撕一張0.8元。然後告訴我,總共要2.8元。
『嗯....』我點點頭。
然後,他再翻回去2元撕一張,再翻到0.8元撕一張。告訴我,分別貼在兩張明信片上即可。
『嗯...............』我點點頭。
接著,他重覆一遍,再一遍。然後告訴我這是我要的另外一份。
『嗯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』我點點頭。
最後,他撕了四張快郵貼紙跟航空貼紙給我。
呼~幸好貼紙不是跟著另外四組郵票一次又一次的撕.......
這就是百聞不如一見的建構式數學嗎?XD
(看吧!跟"值得"沒多大關係,純粹是我個人少見多怪,半夜睡不著狂打字....)
總之,最後我貼了郵票,拍照紀念,然後投入郵筒。
還沒問過老公跟老弟是否收到ㄝ?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